扇贝破解版是真的吗

不语老匹夫打的好主意,学聪明了,此法可行。

女子缓慢前行,没有受到一丁点阻拦,不一会来到星辰殿门前。

当然,九杀护灵大阵是针对所有人,并非单单东天宫。

女子不能很靠前!“小女子前来请求东方殿主为我看病,可否一见?”

女子缓缓施了一礼。

“姑娘请等一下,我去给少爷禀报一声。”

门前守卫不知该怎么办,只好前去寻问东方白。

此时东方白正和舞梦瑶下棋,多说一句,他真的很闲。

你下一子,我下一棋,不紧不慢,有时略微思考,有时喝杯茶润一下喉咙。

琴素素在旁边弹琴,琴声美妙,绝艺无双。

一双手指纤细白皙,琴声传入耳中,可绕梁三日,回味无穷,别有一番诗情画意,让人不忍打扰。

可不打扰也不行啊,外面有急事要禀报。

花样女郎纯净又芳香

守卫硬着头皮进去,琴声打断,不再弹奏。

“素素,怎么不弹了?

继续!”

东方白下了一棋子说道。

“少爷,小人有事禀报。”

“说吧!”

东方白叹了一口气,好似被人打扰很不爽。

“外面一位姑娘求治病。”

守卫老实回答道。

“治病?

东天宫的人没有为难她吗?”

白大少站起来问道。

“没有!前两个拦截了,双方打斗激烈,相信少爷也感觉到了,东天宫差不多损失了三万左右。

只是这次,不知为何东天宫没有再阻拦,而是选择放行。”

“嗯?”

东方白皱皱眉头,在原地来回踱步,随之剑眉舒展,呵呵一笑:“想要治病也不是不行,但有东天宫的人在外面是不是不太好?

本少一出去就会被遭到攻击,就是想治病也不成了。”

“这几句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人家姑娘,其他不要多管。”

“少爷,我就这么说?”

守卫问了一句。

“就这么说,着急的从来不是我们。”

“是!”

守卫转身跑了出去。

“少爷,你这么吩咐是想……”琴素素开口道。

“想是一回事,是否按照我心中所想的发展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不说这些了,继续弹琴,本少与梦瑶的棋盘还未杀完。”

东方白又重新坐下。

“少爷,你俩一点赌约也没有,杀棋又有啥意思。”

“赌约?

可以一试!”

“梦瑶,你若输了怎么办?”

白大少不亏是大少啊,如此严峻情形还在风花雪月,与美女相伴,兴致高雅啊。

但这只是表面现象,实则他已布大局,稳坐泰山。

动可打,静可守,什么都不必担心,仅仅这九杀护灵大阵,足以让其高枕无忧,没有什么好忧虑的。

“东方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,梦瑶有自信可以赢上一局。”

舞梦瑶不服气道。

“哦?

说什么就是什么?”

东方白笑盈盈道,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怀好意。

“东方大哥,你别提一些过分的要求。”

舞梦瑶微微脸红道。

“少爷对你可木头了,能有什么过分要求,在一间房睡觉都不动身边美人。

若不是……,我都怀疑他不正常了。”

琴素素插话道,口中哼了一声:“依我说啊,梦瑶若是输了,可以直接扑倒少爷。”

“……”外面!“东方殿主如何说的?

他人呢?”

丑陋姑娘开口问道,一说话必然抬起头。

因为她的个头实在太矮了,不到一米五,抬头的弧度且很大。

“少爷说有东天宫的人在,他无法为姑娘治病。”

“一是怕在治疗的过程中被他们打断,造成更加严重的情况,得不偿失。

二来东天宫是来找麻烦的,只要出来便会受到攻击,所以……请见谅。”

守卫一五一十道。

“那可不可以让我进去?”

丑陋姑娘想了想问道。

“东天宫这么多人,若打开阵法让姑娘进入,免不了被人见缝插针,从而攻破星辰殿。”

“一切都是为了安考虑,为了活着而小心。

姑娘来此为了活命,星辰殿不轻易打开阵法也是如此,大家处境大同小异,应该不难理解。”

这个守卫说话有两下子,思路清晰,有条不乱。

丑陋姑娘低下头,她明白守卫说的话,也理解其中之意。

东天宫这边已经准备好了,一位天帝三重随时待命,只要阵法一打开,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去。

“你们给老娘退走吧。”

丑陋女子转过身道。

“……”什么?

她居然让东天宫的人退走?

这也太大胆,太吊了吧?

其实仔细想想,她也是无奈之举,没有办法的办法,不然还能怎么办?

不治就会死,她的伤势自己心里明白,深刻体会得到。

然而东方殿主顾忌东天宫,不肯撤掉阵法出来医治,守卫说的明明白白,人家有苦衷。

为今之计,想要治伤看病,唯一的办法的就是让东天宫的人撤离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一人出来大怒道。

“本姑娘说你们快点离开,你们不走,东方殿主怎会为我看病。”

丑陋姑娘又重复一遍。

“你可知道我们是谁?

归属何方?”

“东天宫的人喽。”

看来很多人在死亡面前不惧怕天宫之威!都要死了,怕你做什么。

“既然知道,还敢口出狂言。”

“为什么不敢,到底走不走?

不走的话你们会后悔的。”

“妈的!真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啊,丑八怪,死侏儒。”

天宫之人骂道。

不语站在一旁看着,一句话未说。

其实他内心也十分生气,张口就指使东天宫的人离开,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

你以为你是谁啊,东天帝么?

不知好歹的东西!“你骂我侏儒?”

丑陋女子气急败坏道。

往人家的痛处戳,缺点上骂,不生气才怪了。

有句话说得好,当着瘸子不说腿短,当着寡妇不说男人。

“本来就是侏儒?

难道说错了?

还是老子胡说八道,扒瞎?”

那人阴阳怪气道。

可他刚刚说完,眼眸突然睁大,口中流出淡淡血液……不对!不仅仅是口中,而是七窍流血。

鼻子,耳朵,眼睛,嘴巴……

Tags: